圣网首页|圣经|诗歌|道声|日粮|百科|期刊|图书|加入收藏|繁体

TOP

来自人类社会边缘的--截瘫残疾人的心声
2011-11-27 13:17:24 来源: 作者:王乐秋 【 】 浏览:2013次 评论:0

这是你未曾读过但需要你认真阅读的一篇文章,虽然是来自一位截瘫残疾人的生活与心灵感受,但却代表了广大残疾人的生活感受,是你了解残疾人生活与心理的很好的一篇文章.文章篇幅的局限,只不过"大写意"地描述了重残疾人的部分的生活状况,其实,生活的细节,是你无法知道的,但可以想象的.

 

原只当要以轮椅代步,谁知有轮椅也难到蓝天下散步。伤的是脊髓,断的是人生的路,蜗居斗室,凝望窗角一叶风景,看朋辈的脚印被风沙扫平,渐渐淡去的背影,不知消失在哪里,只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

 

一、瞬间成永远

 

瞬间,如同关灯的那一瞬间,眼前一片漆黑,刺耳的响声,惊魂失魄,身落万丈,从此人生失去了阳光。毁灭性的厄运,叫人痛不欲生,一腔怒火,抱怨命运不公。可“命运”不是墓志铭,也随变化着的社会而变化,高速公路、高层建筑,都是现代社会的标志,高速,缩短了距离,让远亲也能成近邻,高楼,提升了海拔,让站窗前也能一览众山小。可“高”字爱你没商量,让你快乐,也给你瞬间颠覆。瞬间的颠覆,把曾经的努力定格为“过去”,希望毁灭为失望,理想成泡影。

 

推出了急救室,保住了性命,迷迷糊糊脱离了原有的生活轨迹,亲情的呼唤、精心的护理,也无法改变残疾的命运,却只以为是轮椅代步的结局。“残疾”,当这个抽象的名词,真真切切降临时,想不到,改变的不只是轮椅代步,也不只是一个人的生命轨迹,无情的冲击波使整个家庭的目标、计划、理想被全盘打乱,未来,欢乐在苦恼中浸泡,忙碌的收获被药费吞没……

 

初次醒来,已不知身在何处,迷蒙中辩不清亲人的问候源于何故?当彻底清醒后,不由得泪如雨下,万念俱灰,噩梦挥之不去,心痛、害怕,却依旧想不到后果!好累啊,想侧侧身,才发现一动不能动,惊恐!不知下半身在何处?慌忙去找,能摸者,感觉依旧;只能看者,看见完整无缺;可知觉却到了天边……

 

“总算醒了!想吃点什么?要多喝骨头汤……”,所有的关心问候,所有的忙碌,都为了康复,可康复的含义却始终很模糊,谁也没去想,康复的路有多远?康复的路有多难?都会说:今生的情连着前世缘;都不知,今生的爱,留下来世的债,这债如同病床上的被褥,越来越暖,也越来越厚……

 

生活不能自理,两便难控,是脊髓损伤病人的一道永远逾越不了的坎。人,生来就会吃会拉,吃喝拉撒如一对孪生姐妹,是上帝造人时,赐予人的终生奴仆。不知上帝何意,将这对孪生姐妹,置于两个水平线上。人,自然而然将距天近者视为尊贵,反之卑贱,少吃一口都觉得怠慢,有谁去想排泄难的痛苦呢?当大夫告知:“脊髓损伤病人将伴随‘两便失控’”,就如同晴空霹雳,震惊的不只是脊髓损伤病人及其家庭,只要听到这词的人都会被震动。对于病人及其家人,直接感受到的是病人排泄很难;用时长,有时解一次大便要用近两个小时;入厕次数多,如有事拖延了入厕时间,还会出现小便滴漏。而对于局外人,当听到“两便失控”,就像人要泡到屎尿里一样可怕。先天观念上的“尊卑”差异,加上后天表述与理解上的出入,让“两便难控”提升到比脊髓损伤还要命的病,无论是“护理”、还是“康复锻炼”,“控制两便”都排在首位,脊髓损伤尚且还处在未攻克的医学难题,因为脊髓损伤导致的两便难控,怎可能先解决呢?为了少麻烦他人,为了留点人性起码的尊严,脊髓损伤病人都怕多喝水,而科学实践表明,少喝水对脊髓损伤的康复并无益处,特别是缓解便秘一点好处都没有,对于这点脊髓损伤病人不是不知,可为了尊严,病人的尊严和护理人员的尊严,都让脊髓损伤病人没有理由多麻烦他人。脊髓损伤病人是因为脊髓损伤导致行动受控,日常生活需要他人帮助,吃、穿、行的帮助都能被人接受,唯独“端屎端尿”,说不出口,听见也难受,似乎这便盆比那些踩不下脚的公厕还脏的多,对于需要接受他人帮助的脊髓损伤病人,颜面一扫而光的同时,还背负着大逆不道、罪孽深重,无奈地任尊严渐渐远去,怀揣感恩之心任人摆布……,有位病友曾说:截瘫,是所有疾病中对人生命和尊严最恶毒的惩罚及摧残。

 

两便失禁在住院抢救期间就彰显的淋漓尽致,可另一排泄障碍,却像毒素埋藏在体内。说到排泄困难,大家都会自然的想到两便问题,可对于脊髓损伤病人,还伴有另一要命的排泄问题,那就是受伤部位以下不会出汗!无论是锻炼,还是天热,肌肤的毛孔紧锁,不出气,也不出汗。常言说:活人会被尿憋死,毛孔不出气,就跟尿憋死差不多。汗液排泄不出,更要命,天热和锻炼后产生的体热排不出去,胸闷、头晕,那感觉除了“憋的要死”,真的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这一排泄问题,除了伤者本人,他人是无法体会的。而这一问题,在住院期间并没有显现出来,谁也没有想到,这不只是要命的难受,更是横在未来康复锻炼路上的第一条拦路虎!

 

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不想再躺着。象婴儿一样,让家人拉着、抱着坐起,望望窗外,天还是湛蓝的天,瞟一眼门口,忙碌的人往来依旧,想挪动一步,可脚下的地面像无底的深渊,虚空深邃,触不到底,心急惶恐,却恨的连砸自己腿的本领都没有,被人搀扶着还是像个不倒翁,家人稍微一松手,就彻底倒下了,在这一刻才真正的感受到“颠覆”,身心的同步颠覆!

 

受伤后无奈的坐到了轮椅上,轮椅可以代步了,却找不到能走的路。在家人前呼后拥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来到街上,望望穿流如梭的车流,看看匆忙来往的人群……。城市还是过去的城市,熟悉却已被陌生包裹,即使囊中不羞涩,也只能远望商场的橱窗,购物欲念被台阶阻隔,轮椅被他人挤得原地打转,此时此刻,眼福也成了一种奢望,漂亮的公厕也没解决的地方,无障碍设施,似乎只是远大的理想,还是回家吧,家中的小桔灯,才是可以触摸到的温情,一缕慰己的馨香。

 

居家的日子成了伤残后的唯一,伤了脊髓,阻断了行走和劳动的权利,缺乏残疾人无障碍通道,脑力劳动也被世俗冷漠遗弃,自主就业还必须付出成倍的人力财力,重残病人更与此无缘,有心无力。没了就业的路,生存的艰辛可想而知,人生的路也更泥泞难行。基本生活费只能保基本生活,病人的开销就已经超出了“基本生活费”,重残的脊髓损伤病人所需的花费,更是“基本生活费”的多倍,恢复体能、看病就医、护理用品、生活辅助器具、康复器具、护理人员费用……,这一切的开销都成了没有着落的天文数字价码。蜗居是唯一省钱的办法,可蜗居也无法驱散“乞讨”的阴影。无力养活自己,吃什么?没有家底,耗费的是一家人未来的阳光,透支的是身体的全部。找不到就业的路,没有赖于生存的基础,是脊髓损伤病人身残之外更无助的困扰!无奈地望着时代的列车向前开去,被遗弃车下的脊髓损伤病人,就像搭乘了返程车,与人们越来越远……

 

瞬间啊,瞬间,瞬间的破灭凝固成永远!

 

二、无奈的放弃

 

“站起来!”是一个群体挥泪后悲壮的呐喊,可站起来的路在哪里?在“未被攻克的医学难题”的档案里。康复锻炼是当下唯一的希望,可“康复锻炼”却象一条搭往上苍的天梯,高不可攀!

 

“站起来!”心中不停的喊,拼命挣扎,结果却是掉到床下,摔出血也没疼的知觉,只是爬起来象愚公移山一样吃力,简单的站立也需要两人扶起,要想立住还需支具、支架,再想练走步,那需要的器具更多。如今看见网络上不停地有康复锻炼的新产品推出,可能不能用?好不好用?只能听任厂商广告摆布,万一上当,就是几千上万,有财力的都上不起当,没财力的连打听的费用都花的冤枉。消费能力也因为伤残而一落千丈,而且还在每况愈下。就因为一个人病伤,至少搭一位亲人“下岗”,一个人康复锻炼,需要两个人帮忙,这一个人的日子,三个人过,三个人的薪金,压成一个工资折,生活怎能不走下坡?只好因陋就简,能怎样,就怎样,知道是恶性循环,可又能怎样?

 

尽管缺少器材,锻炼还是一天中最重要的功课,不能站立,也要举举哑铃,拿不住哑铃,能在床上翻滚运动,也是刻苦锻炼后的技能。锻炼的艰苦,只有心里明白,他人眼中是看不到多大动静的。动作不大,可胸闷气短,就因那个不会出汗!该出的不出,憋的头晕眼花,可难受也还心安,最害怕不该出的乱来,“用劲”就会有腹压,看不出还没知觉,腹压一大尴尬就来,湿漉漉的裤子,藏不住的羞涩。不换洗,血运差的肌肤还要找麻烦,换洗,人力物力都是钱……。“尴尬”时时有,“错误”不停的犯,可心中还是想练,站起来的梦想要“错误”铺垫,却不知梦有多远?心痛地看亲人累出一头汗,说不出的内疚,泪往肚里咽,愧疚深埋,谁让自己今生与截瘫相伴?只渴望早一天能自理,算做今生对亲人最好的答谢!

 

脊髓损伤病人因脊髓神经损伤而致传导信号受阻,受伤部位以下无法接受运动指令信号,自身的康复锻炼基本上是运动上半身,下半身的运动力度很小。中华传统医药中的按摩、针灸,对打通经络的确有作用,可长期请中医大夫上门服务的家庭很少,从病人的角度分析,付不起上门的医药费是主要原因,上门治疗一次的出诊费30——50元,一月就算1000元,一年就算一万元,那一万元能看到什么康复效果?前期真的看不到多大改变,只有坚持多年才会看到一线希望,也就是说,不知要多少年,要拿百元大钞打水漂“玩”试验,对生活已经很拮据的病人家庭,谁“玩”的起啊?站在大夫的角度说,不敢真正接受脊髓损伤病人才是实情,脊髓损伤的康复治疗属世界性医学难题,中医治疗同样需要一个漫长的探索之路,而且还需要在多人身上做“试验”, 这样才能总结经验,积累经验,哪个大夫敢对说不清效果的治疗开高价?病人看不到效果,大夫就得砸牌子,这样做医学研究,只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是不是说明脊髓损伤病人太没远见?如真能站起来,砸锅卖铁哪家都会愿意,可祸砸了,铁也卖了,下一步该揭房了,希望还在试验中,这样搞科研,搞的下去吗?难怪有些病友听到医家的宣传广告,恨不得连电视台一同砸烂。

 

治疗无望,帮助锻炼的人又没时间;没能力挣钱,更不敢花钱;一天中“疗养”的时间最多。可越“养”体质越弱,并发症也随之猖狂,褥疮叫人心烦,尿路感染叫家人心慌。去医院让人犯难,牵动亲友一大片,抬的、陪的、吃的、拉的——都是钱,还有那欠下的情,不知道下辈子能否还上……。发票上的医药费越来越没着落,发票外的护工费只涨不落,看的是病,要的是命,不死,回家治,久病都戴上“良医”的贵冠,打的是病床上的持久战……

 

无奈地望窗外迎来客往,“漂亮、帅气”早已无心评说,贪恋地望着能够移动的双腿,木呆呆,不知人已远去,只剩鸟儿低歌,这时才真正体会到:能走该有多好啊!低头看着完整却无力的双腿,心头涌现——“卸下真的换个假腿吧!”能去趟菜市场也算不白活。

 

无奈啊,无奈,无奈的持久战,放弃的是站起来的梦

 

三、贵族化消费

 

面对伤残难,面对伤残后照顾你生活的保姆更难。

 

家政——朝阳行业,是没有专业技能的下岗工人和没有专业技能的农民工再就业的中转站,脊髓损伤病人为这群人搭建了再就业的舞台。可劳务市场人满为患,病人身边却保姆短缺,就业的怕脏,雇主缺钱……。

 

脊髓损伤病人,的确需要一位全职保姆,日常生活料理,如做饭、洗衣、打扫房间,这与普通人家做家务相差不大,只是洗衣的次数稍多点,如用洗衣机,也就不算多了,要洗的多是内衣,而且都不时尚,无需熨烫。

 

协助康复训练,这是脊髓损伤病人康复的关键。这里的工作有多少?用时多少?真的不好说,协助站立、按摩、水疗、晒太阳,用时都是可长可短,可结果却大不相同。康复的希望,写在患者顽强拼搏的日志里,可这顽强拼搏离开护工的帮助还是白纸一张。

 

目前,脊髓损伤病人请保姆护理的家庭不多,主要是付不起工资,去家政公司问问,只要听说是照顾截瘫病人,都不用问伤轻伤重,直接亮出“星级服务”。

 

“星级服务”,有“星”没“级”,做什么工作?家政公司一句话——你们自己协商!基本上还是生活料理,“康复锻炼”就是晒太阳。

 

“星级服务”,明码标价,月薪两千元以内就别想。2009年底,CCTV【大家看法】栏目,桑兰保姆事件专题讨论时,这一价码,又被一位朋友提升到月薪5000元,后还缀了一句——“我也不干”。同样,也是在这一节目中,还有朋友建议桑兰请三个保姆,按这一建议推算,“星级”保姆的工资高达月薪7000多元。

 

可这高消费,并非“享受”,更非“稀贵”,服务的是人人每天都要做的事,说白了,就是“端屎端尿”。脊髓损伤病人是自己不能全程自理,只比婴儿强一点,比健康人上公厕难一点,这就要高价?按【大家看法】中,电话咨询家政时的报价——月薪3000多元来算,减去普通人家洗衣、做饭需要的1000多元,剩约2000元,也就是说,一天用于两便的服务费是5块多,看着不算高,比住院请护工便宜多了。可再看看这5块多要做些什么工作?全靠保姆照顾病人的家庭,一般必备一次性尿裤,一次性护理垫,一次性导尿袋等(不备没人干)。这5元是不是有点像小费!水电、护理用具、保姆的吃住都不算在内!

 

而脊髓损伤病人,大多没工作,很多靠国家发的低保生活。低保,经济发达地区最高也没有超过每月500元,大多地区每月200元左右,用于粗茶淡饭,所剩无几,看病的零头都不够,谁愿为上厕所付这高价!

 

桑兰,怀揣青春的热情,站出来替水深火热的病友呼吁,可她言辞直率,又伤害了另一个弱势群体——保姆。挑起了网络大辩论,“声讨”的是桑兰和她家的小保姆。两个弱势群体,为生存发生的口角,彰显的“强势”让人厌,暴露的“弱项”让人烦,而研讨的结果,方向却转向正常人家用工的问题,对于脊髓损伤病人群体,只有是雪上加霜!

 

悲哀啊,悲哀,一个“脏”字,让弱势群体贵族化消费,结果:有需求的没钱!能工作的下岗!

 

四、身残情难荒

 

出事的那一瞬间,一个人的健康毁灭,一家人的心灵瘫痪,也就从那一刻起,情如潮,在身心泛起波澜。不缺胳膊没断腿的残疾,多了个看得见的尴尬,伤的是说不出看不见的内心。爱河中残了冲动的能耐,柔情里缺了缠绵的知觉,爱情啊,塌了筑巢的架,心凉,不知情怎度情感饥荒……

 

你曾是我的天,蓝天下没了鸟儿的鸣唱;你曾是我的地,大地上绿草枯黄;身似清风,缠绵白云的柔美,却化白云为一滴伤心泪。不忍云儿漂浮无托,不忍热泪空洒荒漠,送你一叶绿洲,这是荒漠中心的期许。

 

吹吹打打,祝福乐响,红烛红帐,囍酒囍糖,可新人不是我,我遥送你们入洞房。黑夜中望红烛摇曳,窗外听雨打欢颜,寒风书写泪的祝福,冰心期许来世的心愿……

 

独自一人在岁月里徘徊,心似冰山上的雪莲,无奈置情于爱的彼岸,无心数晚钟的摇摆。青灯也要添油,伤残的日子也不能灭了炊烟,事事需要他人的帮助,不忍看娘亲的青丝熬白。利益互补的婚姻孕育而生,可补不上婚姻的基奠。缺少实质的婚姻,爱与怨一同蔓延……

 

日出日落,岁月依旧如歌,锅碗瓢盆的交响,也写着认命的恩德。阳光下你读不懂玫瑰的心语,灯影中恐惧你对爱的索取,心悸的冲动被残疾现实的镣铐紧锁,一次次哀怨的叹息。无根的情栓不住凑合的姻缘,宿命的恩典在无情水中荡涤。渐渐地学会了沉默,无需明说,都知你沉默是为了什么。

 

感恩、理解、原谅都抵不住岁月的蹉跎,无奈地面对同床异梦的困扰无助,尊严在他人的目光里再度受伤害,心如刀绞,恨不得劈开利益互补婚姻的枷锁。可使命让残疾人不得不忍耐,忍受灵与肉的背叛,只为给亲人一个“身有所托”的交代……

 

歌如潮,花如海,凋谢的玫瑰看不见春天。忍耐地留守,顶不起欠你的债;彼此身心分离,种下霉变的怨。心啊,渴望一片蓝天,身啊,在荒漠中犁田……

 

伤残啊,伤残,伤残让难荒的情,在炼狱中熬煎……

 

五、难报父母恩

 

伤残后的日子,始终离不开父母的相伴,儿时读不懂父母的爱,现在看父母把自己当婴儿待,才读懂“恩重如山”的内涵。

 

伤残后行动的自控能力比婴儿还差,伤残后的护理比婴儿要难,吃喝拉撒睡都要父母帮助,摔倒、生疮都让父母劳累,都叫父母牵挂。伤残后的尴尬,给父母添了不少麻烦,老人不仅无怨,还为儿女的无奈更心酸。对康复的期盼也是父母追求的理想,按摩,又占时又劳累,只有父母无怨,昼夜辛劳。没有残疾人通道,也要费力推到屋外晒晒太阳……

 

伤残拖累父母一同下岗,可开销不见减少还要不停增加,父母省吃俭用,扣到牙缝,看病的药费还是无望。放弃站起来的梦想,可放弃不了未来的日子,低保只“保”吃喝,可伤残必须的用品还是没有着落。劳碌后还要想法挣钱,每一粒米都掺着父母加倍的血汗……

 

时光荏苒,看父母两鬓染霜,步履日渐蹒跚,可残疾孩子却难以长大。父母大爱,也挡不住岁月的轮转,怕时光流逝的太快,叹医学发展的太慢,年迈父母放不下忧心的悲哀,无助的眼神伴着鬓白的霜发……

 

伤残不是我的错,伤残更没父母的过,伤残的身躯举步维艰,伤残后没有希望的未来更让父母倍受煎熬,伤残把爱泡在黄连里,苦了儿女的身,苦了父母的心……

 

无力站起,只渴望能跪下,跪于父母膝前,却说不出一句感恩的话……

 

六、梦中桃花园

 

千年菩提路,涅盘丁香开;风打残红落,花冢紫气来。

 

人总是要做梦的,被病痛煎熬的人,更向往梦中的和煦馨香。在梦的引领下,脊髓损伤病友有了网络上的桃花园,大家相聚于虚拟的网络,真诚地说着同病相怜的悄悄话语,哭了笑了隔屏觅知音,天涯若比邻。正因为如此,我们更惦念偏远山区的苦难兄妹,你们在哪里?你们现在还好吗?祈盼国家减免重残人员的上网费,希望爱心人士捐出你多余的电脑,给重残的病友开一叶天窗,让他们能扶窗框,遥望着星星与我们牵手。

 

搀扶着等待曙光的降临,可慢慢长夜路上不停地送走手足兄弟,痛定思痛,要截断恶性循环,就业成为当务之急。网络——新型产业,养活了很多人,应该能为蜗居的脊髓损伤病人提供就业岗位,可我们大多是计算机盲,对利用网络就业一窍不通,迫切希望网络专业人士,利用各种渠道,把网络管理和网络运作的知识传达给无法再进学堂的重度截瘫病友,引领我们走入神奇的网络世界。

 

脊髓损伤的康复虽说是世界性难题,可还是有不少人通过康复训练、中医中药、细胞移植等方法,有了不同程度的功能改善,尽管都属个例,也是黎明前的曙光。特别是困扰脊髓损伤病家的两大顽症——褥疮和尿路感染,很多医院都研制出了特药、新药,民间配方也很多,为何不能及时有效地用于急需医治的病人呢?

 

脊髓损伤病人伤势较重,伤后体质很弱,卧床并发褥疮很正常,还有,两便功能受阻,小便不能彻底排清,导致尿潴留,引发尿路感染。而脊髓损伤导致运动信号受阻,行动不能自理,就是坐轮椅也需他人帮助,去医院难度很大,麻烦很多,各项费用也负担不起,所以大多数人都是居家自我治疗,这样的效果可想而知。

 

脊髓损伤康复的研究也是一条漫长的路,病人急救期过后,就出院了,都是居家康复锻炼,而因脊髓损伤导致的知觉基本丧失,通过锻炼恢复的“知觉”,描述时如同口含花椒的舌头,感觉迟钝,表述不一定到位,大家对同一知觉的描述不一定是一回事,这样,病理反馈的准确性,再通过网络或电话过滤,所剩无几。难怪很多病友倾家荡产,满怀希望的再度走进医院,出院后心灰意冷,加上花掉的活命钱,不可能不骂“白衣天使”。

 

这种医患关系,如同君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虽说共饮一江水,可思君不见君,怎治病啊?渴望建立脊髓损伤康复社区,为这庞大的病患群体,搭建便捷、省钱的就医桥梁。也让医务工作者近距离走进病患群体,及时获得第一手资料,尽早攻克脊髓损伤康复难题,让这一庞大的病患群体早一天看到曙光。

 

脊髓损伤无论轻重,腰都“瘫”了,没有腰支撑的运动,大家可想而知,颈椎受伤者,手还不会动。要进行康复锻炼,辅助器具少不了,而目前市场上的康复锻炼辅助器具功能单一,研制辅助康复器具的厂家也不是很了解脊髓损伤病人腰不能支撑这一具体情况,各功能康复器具间的转换很困难,无法实现自主转换。加之这些器具价格昂贵,体积庞大,买不起,家中也放不下,当部分功能改善后,又要造成一些浪费。如能建立脊髓损伤康复社区,可使资源共享,让病友能在少花钱的同时,享受更多的康复服务。

 

建立脊髓损伤康复社区,还能拓展病友的就业岗位,为双上肢功能健全的病友引入一些纯手工产业,让不同文化层次、不同兴趣爱好的病友都能找到养活自己的饭碗。虽然我们的体质不如健全人,可两三人做一个健全人的工作量还是能做到的。

 

建立脊髓损伤康复社区,还可以让“保姆”分工、岗位化,让保姆在这里成为真正的三产工人,保姆的尊严提升了,工作明确了,价格也就能够透明些,让病人在急需时能请到可以付的起费用的护工,也可两三人共请一位护工……。让两个弱势群体在利益冲突中和睦相处,的确是件难事,可路在人脚下,不走哪来的路!

 

脊髓损伤康复社区是一美妙的梦幻,可要实现这一理想,困难重重,就算建造起来了,我们也买不起,重残拖累很多病友家徒四壁,怎么可能涉足当今中国火爆的房地产市场,恳请立法机构出台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向残疾人倾斜的政策,伸把手,拉他们走出无房可居的困境。

 

是冥冥中的邂逅,是不经意的牵手,我们走进了梦里的桃花园,无障碍通道让我们携手来到花园中散步,阳光下相互鼓励,一同走着艰苦的康复路,挥泪书写锻炼的心得,为未来的病友趟出一条铺满花瓣的路。我们不经意间邂逅,我们不经意间牵手,梦境中我们一同耕耘,花园里开出带露的玫瑰.…..

 

梦中的园林,梦中的花,梦中的春色暖中华,只愿一梦永不醒,今生来世醉卧梦乡桃花榻……

56
Tags:来自 人类 社会 边缘 截瘫 残疾人 心声 责任编辑:牧童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专家谈官办慈善是否还应该存在 下一篇女童遭碾压拷问了中国基督徒什么

回应/祷告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杯水募捐与联系方式